言潘小说馆>仙侠>阎队家的金丝雀成精了 > 相亲 翅膀什么的不归我管,它有自己的意识。
    小家伙却不怎么搭理他,由着他又哄又吹口哨的,拿出平日逗鸟的看家功夫,也没能换来一字半句。

    白一一当然不会给到任何反应,这可是鸟身的前主人呢,他还怕万一表现过了分,这位眼热起来,非要把他带走或者硬是再配个种什么的,那可怎么收场?

    其实是他多虑了,花宏清好歹一霸道总裁,还是千里挑一的那种,送出去的礼物,哪还好意思往回讨的?

    尽管人此刻确实眼热到不行。

    他就想不明白了,白雪公子是他亲手奶大的,怎么之前从来没展现过这样的聪明劲儿?怎么跟了阎拓这个糙汉却能被驯养成这样?难道是因为改了名字这种玄学?

    一顿饭吃完,看着发小耷拉下的脸,阎拓微有些隐秘的愉悦感,半是幸灾乐祸半是安慰道,“别逗了,它对外人都这样,爱答不理的,不独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和自家爱宠招呼一声:“汤圆,走,楼顶消食儿去。”

    白团子迅速上了肩,阎拓将衬衫口袋撑开,它便娴熟的一个哧溜下滑,稳稳落在了袋底,乖乖一动不动了,只留下半颗锅盖头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花式炫技,再次把一旁的花宏清震惊羡慕到五官变形。

    阎拓打开冰箱取啤酒,一眼看到旁边保鲜膜封好的一碟卤味,心中对那位未曾谋面的阿姨更多了几分好感,真是细心又体贴的紧呢,堪称家政服务界的楷模。

    拎上6瓶装的手提盒子,再让发小端上卤菜,一起慢悠悠的上了楼顶。

    到了地头,花宏清熟门熟路的靠上了躺椅,阎拓就从角落里扯出条凉凳来挨着坐下,将白团子接出来放在小木桌上,二人一鸟就着卤菜啤酒,静静的消磨着时间。

    良久,花宏清举起酒瓶,“拓子,生日快乐啊,31了。”

    阎拓就手碰了碰瓶子,没答话,只仰头干了一口。

    躺椅上的人又接着问道:“下午,去见过叔叔阿姨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花宏清的声音低沉了许多,“你看你这生日过的,偏巧又是他二位的忌日,每次想着给你弄点热闹都没办法。我想叔叔阿姨在天有灵,也实在不忍心看见这一天,你一直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吧。”

    阎拓眼神横扫,“怎么就一个人了,你不是人啊?哪年你不都在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那意思么?我的意思是你还没找个伴……我去,你可别打我主意啊,就算你因为爱我而弯了,我也消受不了你这么个190的钢铁猛零。”

    知道发小不过是瞎扯着缓和气氛,阎拓还是忍不住踹了躺椅一脚,笑骂一句:“滚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

    花宏清咧嘴笑了一声,语重心长的劝道:“不过说真的,拓子,你别那么挑了行不?人说30的处男那就是魔法师,你都魔法师+1了,好歹找个看得顺眼的,开个荤儿?我特么十六七就已经躁动到不行,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忍到现在的。”

    阎拓的回应淡淡的,“十六七的时候,我连家都没了,躁动得起来么?”

    躺着的人有些卡壳了,半晌没能说出话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儿,两瓶啤酒下了肚,许是情绪到了,又也许因为酒意,今晚的阎拓难得敞开了心扉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想,我也想啊,可总也找不到感觉,怎么说呢?……你知道我爸那人,多矫情?手上破个小口子都能喊疼到惊天动地的,可那天,无论那帮人怎么在他身上招呼,非咬着牙要求放了我妈和我才肯说出密码,你说,他是怎么忍下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