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潘小说馆>仙侠>阎队家的金丝雀成精了 > 停电 白团子到底去哪儿了?
    白一一确实是在发抖,自幼年那件事情导致搬家后,他再没见过那个邻居大叔,可那人的样子他却一直记得真真的,也总在不经意间化成庞大的阴影将他笼罩着。

    刚进来这个人,第一眼就令白一一恍惚到可以认错的地步。

    实在太像了,差不多的年纪,差不多的身材个头,一样的三七分大背头,用发胶固定的一丝不苟,一样的金丝眼镜,甚至笑起来时眼睛眯缝着的感觉,也是一样的充满亲和力。

    眯眯眼其实很恐怖的好吧?动漫里十个眯眯眼有九个都是大坏蛋!白一一确认自己有严重的眯眯眼PTSD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这不是那个人,年纪起码差着十好几岁呢,可咋一眼的感觉,仿佛让他一瞬间回到了7岁时那个初秋小公园里,那个人因他的反抗将他打得浑身青肿,他不停和路人呼救,却被一句“教训自家孩子”挡了回去,再没人搭理。

    那种陷在绝望中却又无人相信的感觉,实在太过令他刻骨铭心。于是只能迅速窝进椰子壳里,独自排遣心中的恐惧,再也不敢向外望上一眼。

    阎拓自然无从知晓自家爱宠此时的心态,只当它昨晚没有睡好,现在躺窝里补眠不想搭理人。

    略有歉意的和许青儒说道:“这小家伙一直有些怕生人,最近好了些,可也指不定又犯了,看来今天是心情不好啊,以后有机会,再让它好好跟你打招呼,会说不少话呢,确实可爱的紧。”

    许青儒自然没有和他计较,送资料和看鸟原本也就是个托词而已,他关心的其实是另外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拓子,你的生日快到了吧,下周三?”

    正转身走回办公桌的阎拓,身形似乎略微顿了顿,接着拿起刚才的文件袋,抽出资料翻阅着,随口答了:“许叔,你知道我不过生日的,哪里会记得。”

    许青儒沉默了好一阵,方才低声说道:“澄舒姐在的时候,不管再怎么忙,这一天家里一定是她亲手做的大餐,尤其你最爱的麻婆豆腐,那是绝对忘不了的,你呀,用豆腐盖着饭,一次能吃掉一盆。”

    手里的检测报告,半天没能翻动一张,往日熟悉的格式倒像是天书一样,阎拓一点没看进去,却又不想被人察觉,只好刻意放松了语气,东拉西扯的:

    “我说许叔,你看咱俩这辈分,我妈大你15岁,你管她叫姐,你才大我10岁,却非让我叫叔,是不是有点太不公平了?我就该叫许大哥来着,你也不怕我把你叫老了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靠在办公桌旁的人一点也没被绕晕,当头一棒打了过来:“拓子,你是不是还追着那案子呢?”

    阎拓的轻松再也装不下去了,放下报告,揉了揉额角,叹气道:“宏清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许青儒没有否认,“就几天前恰巧碰上了,一起吃了个饭。我没想到十几年了,你居然还不肯放弃。

    拓子,我是做证据鉴定的,对我来讲,证据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,没有证据,那就一切休提。你实在不该为了个模糊的猜测,放着家业不管,硬挤到刑侦这行当来,还自苦了这么多年,到如今生活都没个着落,你……”

    阎拓迅速转身,打断了后面的唠叨,“许叔,我不是干的挺好的么,全国也数不出几个我这年纪的二杠二星吧?家业不家业的,自有大伯帮着料理,再说了,您不也单着一个人过活,比起您来,我可还小着呢。”

    许青儒被噎得难受,似乎有些急了,“又不是亲大伯,堂的而已,你那伯母啥样人你不知道么?阎臻操劳了小半辈子攒点家业,别最后都断送在你手里。”

    阎拓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个人,J市医科大附属鉴定中心主任,也是外公在战友因公殉职后领回家里照顾,母亲当作亲弟弟一样看待的人。

    当年因着父母一案的打击,自己放弃了从小钟爱着的电吉他与世界顶级音乐学府的入学邀请,执意报考了国内的公安大学,全家人反对声中,唯有他是抱着支持态度的,怎么事到如今,也家业家业的庸俗起来?

    但人终究是好意,应该是担心自己沉湎旧事里,一直会深陷仇恨不可自拔,毕竟,和玩着高雅艺术的富二代比起来,如今却选择窝在小公寓里每日忙成狗样,是谁都会对自己产生这样的误解吧。

    阎拓不想再解释争辩了,再一次的顾左右而言他,直接浑说起来:“哎,我说许叔,你对我妈姐啊姐的叫着亲热的不行,怎么我从小就没听过你叫我爸姐夫?总是阎臻阎臻的,也太不礼貌了吧?要不是你差着我妈十来岁,我还真当你暗恋她,嫉妒情敌呢。”

    许青儒的脸顷刻间涨红了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说不过了,就来瞎扯淡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