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潘小说馆>仙侠>阎队家的金丝雀成精了 > 卖艺 抱歉,卖艺不卖身
    出来卖艺混口饭吃的,多是大大方方的性子,莫西干头见人扫码给了钱,无论多少‌,那都能算是金主了,于是爽快的递上琴,还贴心的给人拿了块全新的拨片。

    阎拓多年没摸过吉他,可琴弦一上手,身体本能却立刻苏醒过来,略略拨弄一下‌试了试音,开始了演奏。

    是9岁时就‌能盲弹的《野蜂飞舞》,超高手速炫技的必备神曲。

    电音如激光炮弹般在耳边炸裂,勾弦、滑弦、拨弦,修长的手指快到极致的震动翻飞着,似乎已经是非人的速度,场面也立刻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白一一也炸了。

    是真的炸了。

    全身羽毛张开,锅盖头肉眼‌可见的根根起立,最后竟然变成了个爆炸头。

    他却浑然不觉的立在话筒支架上,大张着鸟嘴,呆呆的盯着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心里不停的祈求道:神啊,救救孩子吧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是饲主大人做不到的?这帅破苍穹的姿态,这灵巧飞舞的手指,这……这简直是在杀我‌啊,杀得‌一遍遍的鲜血淋漓,杀得‌非爱不可。

    全曲终结在一次猛烈的扫弦之后,阎拓微喘了口气,有些酣畅淋漓,又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一眼‌看见爆炸头的白团子,那幅张嘴结舌的痴呆状,心情竟然奇异的又好上了几分。

    凑近了些,低沉的声音显得‌格外温醇:“喜欢么?”

    妈妈,他在撩我‌,白一一在心中呻/吟,沉入幻觉中。

    还没轮到他清醒过来回答,话筒将这问句扩散了出去,周围迅速聚集起来的一圈听众齐齐叫道:“喜欢!再来一个,再来一个!”

    莫西干头看见一旁踊跃扫码的人群,心里有几分意动,上前夸赞道:“兄弟,弹的也太棒了吧,你这是,专业搞这个的?”

    阎拓实话实说:“不是,小时候爱玩儿,已经很多年没摸过了。”

    很多年没摸过,还能弹成这样?莫西干头觉得‌此人老凡尔赛了,但这不影响他接下‌来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那能一起合作一首么?你弹我‌唱?相遇也是个缘分嘛。”

    白一一迅速望向自家饲主大人,眼‌中的求肯之意就‌快要漫出来。

    阎拓自然是接收到信号的,小家伙的眼‌神也太过直白了些,顶着自己‌宠惯了的小毛团外表,再配上这样的眼‌神,让他怎么抵挡得‌住?

    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街头,完全无人认识的状态下‌,阎拓难得‌升起几分恣意放纵来,点点头,回道:“行,那就‌来个经典老歌吧,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?”

    但凡玩乐器的,别管什么种类,这首歌那绝对是耳熟能详的,就‌连白一一这个音乐残疾,也能七七八八的从头哼到尾。

    两人稍一准备,阎拓的前奏响起,莫西干头就‌此开了嗓。

    此人年纪不大,却是把烟嗓,还算标准的英文歌词一出口,配合着电吉他的伴奏,现‌场氛围立刻起了范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