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潘小说馆>仙侠>阎队家的金丝雀成精了 > 蚊子 汤圆,你是要成精了么?
    鉴于系统满意值的涨跌幅度,毫无科学依据与数据支撑,简而言之就是瞎几把的乱涨乱跌,白一一放弃分析原因,制定了积极面对鸟生,努力增长主宠亲密度的两手抓方针。

    可事实总会令鸟沮丧,刚解决掉脱发的危机,白一一又面临了新的困扰,蚊虫叮咬。

    以前从来没想过鸟类会怕蚊虫的,毕竟身上厚厚的羽毛,应该算是天生防护到位的品种,可真变成鸟了,白一一才发觉蚊子果然是世界上最无孔不入的生物。

    他被咬惨了,且都被叮在眼圈周围和爪上部,只有细细绒毛的娇嫩部位。

    奇痒无比,又没法抓挠,靠着笼壁蹭蹭痒,却越蹭越痒,恨不能拔了毛蹭它个秃噜皮,烦躁到上蹿下跳的。

    有心杀敌吧,却怎么也发现不了蚊子的踪影,可一旦闭眼准备睡觉了,那令人讨厌的嗡嗡声,又如轰炸机般四周响起。

    怎一个烦字了得?还是没完没了看不见头的那种。

    白一一的心态又快崩了,满意度分值也疯狂下落,思来想去,不都说有事儿找警察么?出于对这个职业的信任,还有这段时间观察得来的信心,他决定不顾一切的求救,哪怕会有暴露的风险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难得准点下班的一天,阎拓在公寓楼下的沙县小吃糊弄了一顿葱油拌面做晚饭,步履轻快的上了楼,开门开灯,汤圆送上热烈欢迎的“啾啾”。

    开始每日帮它洗澡后,小家伙明显越发亲近了,而且聪明的厉害,好像真能听懂人话一样。

    在笼外的时候,从不乱撞乱拉,导致他现在越来越放心,养成了一回家就会放它出笼自由的习惯。

    今天的白小汤圆显得有些粘人,放出笼门来,没有像往常那样飞到桌上,而是直直的落在肩上,“啾啾啾”的不知道在叫些什么。

    阎拓没在意的在屋内走着,把今天寄到的几本书放到了书架上,再去到阳台收了晒干的衣物胡乱塞到衣柜里,然后拎出自己的笔记本,坐在桌边上网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而过,到了晚上十点左右,去到洗手间放水,在镜子里才恍然发现,自家的小爱宠居然全程安静的停在肩上,哪里都没挪窝的样子。

    阎拓在西瓜头上点了点,“今天这么粘人,蹲这儿动都懒得动了?”

    白一一有点不好意思,他不是不想动,他是盯着人上网入了迷。

    他自己上网时喜欢看动漫和一些娱乐新闻,饲主大人估计是职业原因,喜欢浏览的是社会新闻,尤其是一些涉及刑事犯罪的重大事件,往往会追踪检索相关内容,不了解清楚誓不罢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他是完全不感兴趣的,可现在没得选,对一个断网十来天的网虫来说,有口汤喝就已经很好了,还想要什么自行车啊?

    所以刚往人肩上一蹲,本来是要执行求救计划的,结果笔记本一亮,他就一旁蹭着网上冲浪,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,白一一终于迈开试探的脚步,清清喉咙,开始唱歌:

    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蚊子咬,夜来巴掌声,蚊子死多少。”

    脑子里和蚊子有关的歌,也就这首任天王写的蚊子歌了,不知道自家饲主大人能不能接受到信号?

    阎拓听见汤圆“啾啾啾啾”的叫了一大段,居然还有些升降起伏的调调,心想自家鸟宠总算开嗓会唱歌了,声音旋律还这样清脆好听,真是值得嘉奖。

    手机点开某宝,鸟宠磨牙玩具墨鱼骨风铃来一串,高档鸟食来一份,还有新鲜的面包虫,走起,下单。

    回到桌边再次坐下,肩上的小家伙还是唱个没完,阎拓留意了一会儿,令他感觉有些奇怪的是,不太像是乱唱的,好像就三四段的短旋律,在不停来回重复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