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潘小说馆>仙侠>阎队家的金丝雀成精了 > 团宠 算了,宠物嘛,可不得宠着?
    系统实在不太明白人类的行为模式,明明现在宿主的情绪是有些憋屈愤懑的,怎么满意度却不跌反涨呢?

    它哪里会懂得白一一此刻激动的心情,嘴上抱怨着饲主大人没眼光,心里却着实骄傲的狠。

    一个轻微社恐,往日连正常社交都有困难的小零,若不是这次变了鸟,他怎能有这样的机会,接触到他心中最神圣的职业?

    如今更因着他特长的原因,解决了一个穷凶极恶的连环杀手,虽然并没有其他人知晓,但内心这种成就感和满足感叠加起来,对系统的满意度大幅上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。

    可白一一的好心情仅仅维持了一天。

    压力最大最紧要的案子暂时解决了,阎拓自然拎着自家爱宠回了公寓,恢复了往日的起居作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检查完鸟笼食水后就准备上班的阎拓,被紧抓着肩膀不放的白团子绊住了。

    这么舍不得的么?

    前两天将小家伙带到办公室是由于情势所逼,现在能正常作息了,哪里好意思每天拎个鸟笼上班下班的?又不是什么京城大少满清遗老的,还能见天的遛鸟?他阎队不要面子的么?

    可惜白一一刚尝到了隐身神探的滋味,又得了好几十分的甜头,哪里还甘心独自在家浪费时间?所以由得饲主又哄又吓了几句,愣是不肯松爪。

    阎拓将白团子放回鸟笼两次,仍然被它追了出来,不得不下了狠心,第三次送回去,然后关上了笼门。

    白一一心都碎了,隔着栅格望出来,恨不能高唱一首铁窗泪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这么乖了,生活完全能自理又不烦人,还能关爱饲主,帮忙缉凶,难道还不配得到个随身小弟的待遇么?

    “啾啾啾”你混蛋的控诉了一声,钻回椰子壳里开始了单方面的冷战。

    阎拓虽然顺利的出了门,但白天忙碌之余,脑中竟然好几回的闪过自家爱宠委屈的小眼神。

    下班时间一到,在他还没意识到的时候,就已收拾完手提准备撤退了,这在他来讲,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,连出了办公室门,孙蕾看过来的眼神都是略带惊奇的。

    也懒得花时间在外吃饭了,楼下生鲜超市买了几颗鸡蛋和番茄,准备到家开火,下个面条对付一顿。

    打开门,例行的“啾啾”欢迎词,那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小家伙甚至没有出窝,静静呆在自己的椰子壳里,不晓得是在睡觉或者发呆。

    阎拓放下手里的东西,第一时间上前打开了笼门,嘴里招呼:“汤圆,可以出来了,闷坏了吧?”

    还是没动静。

    难道是病了?

    阎拓半蹲下身,打开手机电筒,仔细向内看去,白团子像颗大福一样圆润的趴在窝里,看见灯光了,嫌弃的抛了一眼,左右晃着扭了几扭,将身子完全转了过去,留下个瑟缩的背影,实力演绎什么叫爱答不理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还在生气?

    场面有点好笑,阎拓心中甚至升起了古怪的错觉,好像自己是个什么负心汉一样,如今正在接受冷战的挞伐。